顶部菜单
 
 
文章正文
美国禁令摇摆不定 华为中兴负重前行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20-06-19 08:02:12    文字:【】【】【
摘要:疫情的发生打乱了美国贸易战的节奏,美国对华为等中国企业的禁令再次出现摇摆。5月14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针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公司的供货禁令期限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运营商仍然不能购买华为与中兴通讯的电信设备。不过,根据美国过去一年的操作,后续应该会马上出台相关的“松绑”措施,毕竟这种做法在杀敌一千的同时,也会自损八百。 延长一年 这项针对中国公司的供货禁令,其

疫情的发生打乱了美国贸易战的节奏,美国对华为等中国企业的禁令再次出现摇摆。5月14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针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公司的供货禁令期限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运营商仍然不能购买华为与中兴通讯的电信设备。不过,根据美国过去一年的操作,后续应该会马上出台相关的“松绑”措施,毕竟这种做法在杀敌一千的同时,也会自损八百。

延长一年

这项针对中国公司的供货禁令,其实是去年5月特朗普通过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时签署的一项行政命令,要求禁止美国公司使用对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公司制造的电信设备。

这一行政命令援引了《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该法授予美国总统权力来监管商业,以应对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紧急情况。美国议员表示,这一行政命令直接针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公司。

美国对来自中国的电信设备商可谓戒备重重,除了总统签署行政命令,去年11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还将华为和中兴通讯认定为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风险的企业,禁止美国乡村电信运营商客户动用85亿美元的政府资金购买这两家公司的设备或服务。

北京商报记者就该消息分别联系到华为和中兴通讯,截至发稿,双方都未正式回应。不过,中兴通讯方面强调,禁令所指“是不买,不是不卖”。受该禁令延期影响,A股华为概念股收盘时整体下跌0.47%,中兴通讯则跌2.59%。

从2016年开始,美国就不断对来自中国的电信设备商表达“敌意”。2016年3月,美商务部指责中兴通讯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下令限制该公司在美国的供应商向中兴通讯出口产品;2018年4月,美商务部借上述理由正式公布对中兴通讯的制裁,禁止美国公司七年内与中兴通讯开展任何业务,包括软件、技术、芯片等零部件销售均在限制范围之内。最终,此事以中兴通讯向美国交纳4亿美元保证金、10亿美元巨额罚款,并进行公司高管调整才得以结束。

去年5月,美国又将华为加入该国“实体清单”,即一个美国为维护其国家安全利益而设立的出口管制条例。简单地说,“实体清单”就是一份“黑名单”,一旦进入此榜单,实际上是剥夺了相关企业在美国的贸易机会。

态度暧昧

有知情人士认为,预计美国商务部还将再次延长对华为公司的“临时通用许可证”(TGL)期限,允许美国公司继续与华为开展业务,该许可证将于5月15日到期。

虽然美国这几年对中国电信企业打压不断,但时有反复,态度暧昧。

以对华为的“制裁”为例,“实体清单”的消息公布后,美商务部又多次延长许可证期限。2019年5月21日,美商务部首次发布90天的延期许可证;2019年8月17日,第二次将临时许可证延长90天;2019年11月19日,第三次延长禁令许可,为期90天;2020年2月13日,第四次延长禁令许可,为期45天,至2020年4月1日;3月11日,第五次延长华为临时许可证,到5月15日。

去年7月9日,美商务部还宣布向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它们继续向华为出售零部件;上周,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美商务部拟签发一份新规,以允许美国企业和华为共同参与5G网络标准的制定。

然而,这些看起来“松绑”的措施,是为了避免相关美国企业继续遭受损失,以致在5G标准制定上失去话语权。

对此,美国相关机构曾不只一次地提醒过美国政府。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今年在一份5G竞争报告中说道:“美国应该加快引进5G技术,否则可能比中国落后一到两年,未来再也没有机会赶超。”

此次,CTIA又敦促美商务部批准“长期”临时许可证延期,并称“现在不是阻碍全球运营商维护网络健康能力的时候”,“与华为进行持续、有限的接触可以保护市场上的设备及其安全,并降低设备遭受危害的风险,可以使美国消费者受益”。

消耗战

“从美国延长禁令又一再留有余地的态度可以看出,对方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限制中国企业的发展了,禁令所产生的影响不过和去年一样,在某些方面稍微拖延一下中国企业的速度而已。从长远来看,美国也不会真的掐断供应链,因为美国企业会遭受巨大的损失。”通信专家刘启诚说。

电信分析师马继华也认为,禁令延长确实会增加这些相关公司的经营风险,打击有关公司合作伙伴的信心,起到一定的遏制发展作用。但疫情的发生打乱了美国贸易战和科技战的节奏,这给了“华为们”以一定的喘息机会,也让美国设想的短期“速决战”变成了“持久战”,从“歼灭战”变成“消耗战”。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单方面的打压行为,对美国企业造成的损失不亚于对中国企业造成的损失。波士顿咨询发布的《限制对华贸易将终止美半导体领导地位》报告中指出,去年5月“实体清单”发布后,美国排名领先的半导体公司每季度收入中位数均下降4%-9%不等。

再比如,美国乡村地区运营商去年不得不移除和替换网络中使用的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在美国运营商协会负责人史蒂芬·巴里看来,这“本质上是试图在飞行途中重造飞机”。

华为企业沟通部副总裁宋凯曾就此指出,此前多年美国很多偏远地区没有信号,救护车也叫不了。“美国其他厂商认为这些人属低价值客户。因为华为,这些地区的网络信号有了很大的改善。”

大多数国家并没有因为美国的游说就放弃与华为合作。今年2月,华为运营商BG总裁丁耘透露,华为已经获得了91个5G商业合同,其中47个在欧洲、27个在亚洲、其他区域17个,累计发货了60万个5G AAU模块。

因此,习惯了美国的“骚操作”,“华为们”继续宠辱不惊便是。

北京商报记者 石飞月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乐彩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 苏ICP备0684123号

乐彩轩娱乐注册-乐彩轩娱乐登录-乐彩轩娱乐平台